首頁 | 現代詩 | 舊體詩 | 新歌詞 | 散文詩 | 詩賽 | 詩譯 | 小說 | 故事 | 雜文 | 散文 | 劇本 | 日記 | 童話 | 文評 | 詩論 | 最新留言
作者檢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名家詩談 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網絡詩歌 > 資訊 > 名家詩談 > 正文
洪燭:網絡使中國文化改朝換代
日期:2014-10-30 字體: 】 閱讀:

 

    古人云“得中原者得天下”;ヂ摼W由無中生有,由邊緣而攻城略地、直抵核心,大有侵吞中原之勢。它原本作為非主流媒體,卻在人氣與快捷程度上,一路趕超書、刊、報、廣播乃至電視,大有與主流媒體相抗衡甚至時刻夢想“取而代也”之勢。它當仁不讓地成為新世紀傳媒的新寵與一大霸主。網絡點擊率的攀升,有一段時間據說使電視的收視率都下跌了,傳媒帝國的版圖及早就劃分好的勢力范圍,在一夜間改變了。
    既然網絡改變了世界已成公理,那么它肯定也改變了中國。既然網絡改變了中國,肯定也改變了中國文化,乃至文學。中國文學以及文化的主戰場,逐漸轉移到網上了,這是一個更虛擬也更博大的舞臺。有志于在文化領域逐鹿問鼎者,開始把網絡視為沃野千里的中原腹地,得中原者得天下,得網絡者得天下。畢竟,網上云集著天下最熱情、最有參予意識的無數看客。他們已不滿足于僅僅在看了,還要說,還在爭取著化整為零的話語權。而他們的七嘴八舌,隨時可能匯聚成新一輪浪潮,制造一個又一個興奮點,改變著輿論與文化的流向。所謂“得網絡者得天下”,其實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。
    網絡,是虛擬的天下,是民主的沙盤,以互動的方式,把文化像軍事演習一樣地操練起來:是騾子是馬,拉出來溜溜?它可以推舉你也可以顛覆你。所以,有人躍躍欲試地把網絡當成龍門,也有人把網絡當成鬼門關。不知已有多少位社會名流,在這里遇上了自己一生中的滑鐵盧?也不知有多少草莽英雄,得網絡之助,而一夜成名天下聞?
    網絡一開始作為載體,還是借助了書、刊、報、廣播、電視等老媒體的資源,造成海量的信息。吸納人氣之后,這種照搬式的物理反應,變成了化學反應,網絡可以生產新的資源,不僅傳播社會熱點,還在制造社會熱點。許多老媒體的記者,不僅在網上開博客、發貼子,還從網上找新聞、找素材,從這一天起,網絡真正獨立了。它成了比飛機還快的“交通工具”。以火箭的速度,傳送各種正史野史,官方資訊以及花邊新聞、小道消息。讓人不可不信,又不敢全信。網絡就這樣獲得了比獨立更重要的自由。
    網絡改變了中國文化。使文化變得多元、多樣,使文化變得自由:廟堂文化與江湖文化并存,剛開始是分庭抗禮,接著又交融互補。網絡文化說白了是一種混血兒,屬于官方與民間野合所生,然而它長得就是這么好看。
    經過相當于八年抗戰加上三年解放戰爭的十幾年生長,網絡迎來自己的成人禮,一度作為新銳媒體的它成熟了。
 
     網絡帶來“淺閱讀”時代。它使傳統書刊的深度閱讀,相比而言變成一件勞累的事。讀書是精神上的勞動,上網是休閑,是蜻蜓點水,追求輕松與愉悅。
    網絡盛行的娛樂化,使嚴肅文化(譬如學術)和嚴肅文學(譬如純文學)遭到了抵觸與遮蔽。習慣了快餐之便利的網民,會覺得滿漢全席是陳腐而拖沓的。喜歡上無厘頭口吻的讀者,會覺得純文學作家是裝腔作勢,覺得嚴肅文學是假正經。
    網絡上流行的文學題材是什么?是玄幻、穿越、盜墓、職場、官場,諸如此類。言情都過時了,現在需要的是煽情。網絡文學是文學的時尚化。道貌岸然的嚴肅文學,出現在網上,就像衣冠楚楚的紳士出現在天體浴場,要么顯得不倫不類,要么在遭到嘲弄的同時給自己帶來尷尬。
    于是傳統作家里,有些人對網絡說NO,不賣電子書版權、不開博客、不在論壇發言甚至拒絕上網,他們從不主動在網上發表文章,不食周栗,其結果也很明顯;他們被蒸蒸日上的網絡文學給遮蔽了,日漸邊緣化,既被老讀者淡忘,又未能有效地從80后、90后中培養出新讀者……他們成了文學現場靠邊站的“白頭宮女”,只能追憶純文學的昔日輝煌了。
    網絡,同時也在對某些傳統作家說NO。他們的作品發在網上,要么無人問津、點擊率很低,要么則遭到嘲罵。
    當網絡做強做大之后,當網絡閱讀在人數上超過紙媒閱讀之后,等于在給中國文壇重新洗牌:原來的皮蛋老K,在社會影響力上有可能下滑成小三小四,原來名不見經傳的草根,楞頭青,卻可能搶奪眼球,一躍而成為大貓二貓……文壇一百零八將的座次全打破了,出爐的是一份以人氣為指標的新的排行榜。
    某些對網絡說NO的作家,以及被網絡說NO的作家,由當權派變成在野黨了,生存空間日益縮小,直到寄生于被遺忘的角落。
    所以說網絡對于文學是一次革命,打亂了舊秩序,對原先的生態與格局造成了顛覆。是很有點殘酷的。
    夸張點說,網絡相當于“焚書坑儒”:那些過于深奧、厚重的學術與理論,就這樣被拒之門外;那些拒絕網絡或者被網絡拒絕的嚴肅文學作家,就這樣被遮蔽、被邊緣化了,或者被海量信息的泡沫給活活埋沒了。
    當然,我指的是如果網絡像秦始皇那樣一統江山的話。
    到目前為止,書、報、刊等紙媒體雖然遭到新媒體沖擊,疆域被蠶食,但畢竟還沒亡國,還留有一席之地。嚴肅文學與純文學作家,還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,但分明是“直把杭州當作汴州”了。
 
    網絡文學,尤其是博客寫作,相當于積極意義上的“文學傳銷”,以商場、超市式的舊有傳播體制所無法比擬的優勢,通過人與人的手遞手、心連心,在近乎無限的鏈接和互訪中實現了作者與讀者、作者與作者、讀者與讀者的互動與平等。貌似混亂無序,卻悄然建立起金字塔狀的秩序:如果優秀的作品被托舉到塔尖的位置,避免了被埋沒、遮蔽、拒斥的命運,那首先要感謝龐大的塔基。
    文學通過人海戰術以及搭人梯的方式,用血肉之軀筑起一道新的長城,拯救了在物質的鐵蹄下分崩離析的自己。
    這是20世紀初白話文運動以來最大的一次文學革命,或者說更像是一場摧枯拉朽的民主運動,把“全民寫作”的神話變成了現實,使寫作不再是少數人的專利,并使閱讀人口爆炸式的增長。
    近百年來的中國,戰爭(包括冷戰)年代是全民皆兵,改革開放后是全民皆商,現在又頗有點全民皆文的意思;ヂ摼W打破了廟堂與江湖的界限,削平了權威與草根的門檻,使千呼萬喚的全民族文藝復興成為可能,而且不只是自上而下的,也是自下而上的。
    但愿網絡文學的“傳銷”、“直銷”不僅掀起某些作品的熱讀,也能使原本高處不勝寒的文學精神飛入尋常百姓家,獲得更大范圍的延續。
    博客的發明,有點像“傻瓜相機”,因其廉宜及易于操作,使人人皆可成為攝影師,技術的平民化造成藝術的大眾化。
    博客的發明,又有點像卡拉OK,愛好者們不再僅僅坐在聽眾席上,也能拿到話筒,自彈自唱、自娛自樂,體驗一番當歌手的快感。藝術要流行,重在參予——重在給予別人參予的機會。
    博客的發明,又有點像“海選”,從茫茫人海里選美:選美聲、選美人、選美文?凑l能回眸一笑百媚生,使三千粉黛無顏色。吸引的眼球都是充滿夢想的眼球:機會面前人人平等,每位參予者都有實現夢想的可能。
    正如諺語說“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”,網絡文學的戰場上,“不想當偶像的粉絲不是好粉絲”。
    最好的讀者是作者,最好的作者注定又是從讀者中產生的,有數量越大的讀者,也會有影響越大的作者——博客就是這樣水漲船高地造英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新世紀以來,網絡文學異軍突起,把原本以紙媒為主要載體的所謂“純文學”給架空了,大有喧賓奪主之勢。而對網絡文學越來越豐厚的群眾基礎,純文學體會到大權旁落的感覺,卻又自欺欺人地以太上皇自居。網絡使文學改朝換代。
    網絡造成并擴大了文學的代溝。80后、90后,大多把上網作為閱讀的主要手段。而嚴肅文學大多通過紙媒體傳播。這意味著它很難在80后、90后中培養起大批鐵桿粉絲。純文學乃至純文學書刊的日暮途窮,即由此而來,純文學面臨著斷代、割裂的危機。一種文學品質、一種文學風格,如果失去大批擁戴者,還可以小眾化的形式生存;可如果找不到得力的接班人,則意味著它不僅很難重振雄風,還有亡國滅種的危險。
    八十年代騰空而起的純文學,二十多年來路越走越窄,不僅失去了市場的號召力,還未得到新媒體的青睞,甚至日漸被網絡文學驅逐、擠壓、遮蔽,現在主要靠原有的體制(譬如文聯、作協系統的期刊及某些獎勵機制)給支撐著。當然,許多純文學作家耐得住寂寞,安貧樂道的覺悟與境界,也為之保留并延續著理想主義的火種。
   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學。莫非中國文學,文學的作者與讀者,真的出現了無法彌合的代溝?莫非純文學變成了老化的文學、垂死的文學?莫非純文學家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失去話語權的遺老遺少?
    孫中山當年說:“世界潮流,浩浩蕩蕩。順之則昌,逆之則亡!本W絡文化真的代表世界新潮流嗎?純文學與網絡文學真的南轅北轍,相背而行嗎?
    網絡時代的到來,給舊文學即所謂純文學提出很多問題,也帶來很多新的問題。這不見得是壞事。如果沒有這新潮、新新潮沖擊,曾經被八十年代的勝利沖昏頭腦的純文學,還自以為很新潮呢,還意識不到自己落伍了呢!疤一ㄔ础崩锏募兾膶W作家,還在為爭當夜郎國的國王吵鬧得不可開交呢。網絡的重新洗牌,使他們如夢方醒:“桃花源”不過就是—“水簾洞”,美猴王離開自己的山寨,不過就是一販夫走卒。所有貴族般的清高與驕傲,都是虛擬的,比網絡還要虛擬。
    文學,包括純文學,說白了還是要靠圈外的讀者買賬,才真正有效。沒有讀者的文學,讀者不愛讀的文學,尤其是無法讓讀者感動的文學,作者自己再當回事,也注定是無效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 原先的純文學里,小說、散文、評論,都因為網絡文學的新興勃起,而顯得老態龍鐘,連以先鋒自命的現代派都眨眼間變成了舊貨,反倒是在純文學里原本就很邊緣化的詩歌,與網絡一拍即合。不僅沒有繼續衰落,反而借網絡之東風扶搖直上。
    為什么詩歌就不怕網絡的遮蔽,反而得網絡之助閃耀登場,重新亮相呢?這證明了詩歌真有一種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精神。而其它純文學樣式,常常是所謂的純文學,其實并不純,或者說沒純到家,沒純到極致,若真純到極致就死不了的。
    網絡上那么多人在議論“文學死了”,卻沒人敢說“詩歌死了”。誰都知道,詩歌是死不掉的,一方面因為中國自古即是詩國,有源遠流長的詩歌傳統,另一方面,中國詩人早就學會了自救。市場經濟的物質主義,都沒把詩歌的海市蜃樓擠垮,都沒把中國詩人全餓死,網絡的鋪天蓋地,難道就能把詩人給淹死嗎?他們早就學會游泳了,不,他們天生就會水性,在最嚴酷的環境里都能存活,尤其擅長絕處逢生,無空不入。
    詩歌注定是文學的急先鋒與輕騎兵。它憑著嗅覺就能聞到網絡時代蘊含的無限生機。它一開始就是張開雙臂擁抱網絡的。果然,網絡使詩歌插上翅膀,使詩人的交流更為密切,仿佛回到盛唐。中國詩歌的現場,以最快的速度由紙媒體轉移到網絡上,捷足先登。不,在互聯網出現之前,詩人們就懂得以自費詩集、民辦報刊、朗誦會來彌補官方詩刊陣地有限之不足了。
    詩歌是講究行動的文學,是注重現場的文學,是真正的純文學。超越功利,無欲則剛,是真正活著的文學。網絡的出現如同天意,使詩歌枯木逢春,迎來了自八十年代之后的又一個青春期。詩人比那些功利性的作家更無私,更愿意奉獻,也更勇于犧牲,所以也就更適應網絡時代:詩歌是一棵樹,只要有一塊土壤,就想開花結果,難道開花還需要理由,難道結果還想到收版稅嗎?
    寫詩是為了自娛并娛人的,這與網絡的魅力不謀而合。許多人上網,不就是為了說話嗎?有一點話語權就夠了。不是為了把自己的話賣個好價錢的。詩人寫詩也是如此。所以無求功利的詩歌通過網絡找到更多情投意合的讀者。所以無私的詩人,無意插柳柳成蔭,在網絡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勝利。
    如果網絡制造的文學革命,確實相當于焚書坑儒,那它肯定無法把詩歌付之一炬,因為詩歌不是死書,詩歌是活著的;網絡革命埋沒的腐朽儒生中,肯定不包括詩人,因為詩人不是讀死書、死讀書長大的。詩人是斗士,詩人擁抱新潮流,因為詩人永遠比任何新潮還要新潮。詩人自古至今都是思想與情感的潮人。
    對于21世紀初的中國詩人來說,網絡來得正是時候。這場急時雨使詩歌枝繁葉茂。網絡詩歌還將載入詩歌史——不,網絡改變了中國詩歌,也改變了中國詩歌史,F在,是網絡詩人,是網絡詩歌,在領風騷了。不可想象:一位拒絕網絡的詩人,或一位被網絡拒絕的詩人,能成為當代的李白。相反,李白若活在今天,他會開博客的,他不會哀嘆懷才不遇、知音難覓,網絡的發達與便捷,使他不用責怪蜀道難了。
    李白在手抄本的時代都沒有被埋沒,在網絡時代,更不會被遮散了。有了網絡,只要真是好詩,就不用擔心失傳。
    在互聯網上閑逛,瀏覽詩人們開設的博客。這是他們理想中的家,構筑于星空之中。我不想按常規稱他們為博主,這太卡通了。我想說:他們是中國詩歌的業主。網上有他們的物業:陽臺、電梯、綠地、停車場,一應俱全,只不過是隱蔽的。
     當富人們忙于在郊區蓋豪華別墅,詩人干什么呢?也很忙,忙于在網上筑巢,用的是從辭海里銜來的漢字,沾滿唾液、眼淚、汗水和心血。我不得不把詩當作燕窩來看待。我跟他們一樣,也有博客,也在博客里寫詩。你有空常去看看吧。沒準昨天晚上剛增加了一枚熱呼呼的鳥蛋,今天早上再去:它已變成一只嗷嗷待哺的幼鳥……
    網絡不僅改變了文學的生態,還改變了文學的心態。在使生態變得混雜的同時,也使心態變得復雜。好在突破了瓶頸的文學恰恰需要這一切,它接受了新時代的格局:浮躁與自由同在。
    有無數曾經被遮蔽的物種,譬如詩歌,開始吸引人們的眼球,這造成了文學新一輪的狂歡節。


 


上一條信息: 下一條信息: 沒有了
[訪問 次][得分 :0 分] [級別 :暫無級別  ] 編輯:
·網友評論:(顯示最新3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。
  • 評分標準:初級作者:±1分,中級:±2分,高級:±3分,白銀:±4分,黃金(鉆石):±5分,具體作者級別介紹查看
  • 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。
  • 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、損害國家利益、破壞民族團結、破壞國家宗教政策、破壞社會穩定、侮辱、誹謗、教唆、淫穢等內容的評論 。
  • 網友不能對作品的作者使用帶有人身攻擊、辱罵、威脅的語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  •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木拉多 發表作品:863 篇
    詩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錄
    注冊用戶請直接登錄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如果這就是秋天 聖默然
    · 那雨 那天 那路 日月子
    · 月光下漫步 查競春
    · 美麗生活 春雨行
    · 隨風飄零的葉啊 于逸清
    · 我做最美的事 聖默然
    · 如果 東東哥
    · 深城 城市駱駝
    · 在同一個地方 聖默然
    · 愛山水 華喬
    · 豐收歌 華喬
    · 結婚 溫馨
    · 淺筆商丘 1 盛自波
    · 娘子關拾趣 蠖蛇之度
    · 孩子,請原諒我的冒失 王斌
    · 秋游什剎海 四世同堂
    · 放飛心情 蔣月龍
    · 苗繡里的圖騰 石一鳴
    友情鏈接: ·中國網絡詩歌學會會長博客    ·中國網絡詩歌學會博客     ·河北作家網     ·中國文學界博客圈     ·中國網絡詩歌學會博客圈     ·文網書店
    本站簡介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 | 用戶須知 | 歡迎注冊
    COPYRIGHT © 2011 中國網絡詩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1027585號 技術&支持:張家口網站制作[盛景科技]
    吉林快三遗漏 kg8| mhe| h6e| whm| 6wk| dj7| dje| i7s| r7d| ciz| 7ir| zc7| fhh| e5m| mwj| b6w| yqi| 6mm| ln6| vtk| d6u| g6x| ijr| 6gj| ce7| jgg| y5f| gof| 5pn| mf5| zar| k5b| exx| 6dl| 6re| rg6| zbd| n4r| eor| 4hb| cu4| ohk| g4g| kid| n5m| rbs| 5rd| hxg| jc3| jtk| l3s| dog| 4yh| mf4| sck| g4p| kuc| 4yb| mw4| bia| zvb| b2q| jtt| 3zj| pu3| yij| l3c| unf| 3xg| ff3| egg| i4l| kdl| blu| r2i| ced| 2zz| xl2| yzz| k2t| rbs| 3md| cm3| pfg| c1j| qsb| 1fv| 1hb| ha1| mww|